-

夜晚和白天

2020-07-30

               (一)
 
   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,已将近晚上十一点,李天文张口打了一个大哈欠,吐出
深深的睏意和满嘴酒意。
 
  他摇摇晃晃走过马路。
 
  走到路中央时,一辆计程车猛然在他面前紧急煞车,轮胎刮过地面,发出刺
耳的尖叫,司机把头伸出车窗,破口大骂:「找死呀!」
 
  真的不行了,太醉了,太睏了,连路都看不清楚哩,李天文在心里这样想着。
 
  他勉强打起精神,一脚高一脚低,蹒蹒跚跚地横过马路,走上人行道,朝前
走了一小段,然后又再度横过马路,踏进树影重重的爱河边小公园,找了树下的
一张石板椅坐下。
 
  背靠着树干稍事喘息,再加上由河上吹来的阵阵清凉的微风,李天文顿时觉
得好过一点,不过还是有点头昏脑